Category Archives: Concert Music

斯卡伯勒集市

 

我受中提琴家楊瑞瑟(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音樂學系教授)邀請,為《四月望雨:心聆 2 — 中提琴民謠演奏專輯》編曲/創作四首民謠給中提琴和鋼琴:《桃花過渡》、《四季紅》、《斯卡伯勒集市》、《濱邊之歌》。

 

此張專輯由中提琴家楊瑞瑟和鋼琴家廖皎含錄製,並已在包含博客來、誠品、佳佳唱片等多個通路販售。

 

更多此專輯的相關資訊: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20… 


https://goo.gl/cDoZxz


https://www.ccr.com.tw/goods/354103

幻化魅景

 

關於《幻化魅景》

 

寫給四把大提琴的《幻化魅景》(Phantasmagoria)結合了我近年來對音樂創作的想法和想像。08年開始在洛杉磯求學近6年,期間我開始接觸有別於過去基本上侷限在傳統音樂會的創作。各類的影像藝術包含電影、戲劇、舞蹈和舞台演出皆有意識、無意識地刺激、影響我音樂語彙的轉折、再造與延伸。身處在不同的學習環境,很自然地得面對不同的文化與族群,而我也在創作中,以更多元的探索、自省做為回應。在最後的學生時代,最常被提及也最常被討論的,出乎我預料的,不是過去那一系列永無止境的嚴謹課程—對位、和聲、管弦樂法、個別或整體器樂呈現的音響色澤、現代演奏&記譜法—而是旋律。不只一位教授丟給我類似的問題或答案:「什麼最難?旋律最難。」、「你過去在學校的教育包含了管弦樂法、對位法、和聲學等多樣課程,但什麼時候有老師教你如何寫出好的旋律?」

 

調性旋律也好、無調性旋律也好,旋律在20、21世紀裡的現代古典音樂作品(Contemporary Classical Music)裡,雖然繼續潛伏發展,卻儼然成為音樂院校的作曲科系裡,最被低估、忽略而最少被觸及的一塊。

 

過去幾年我的音樂以結合影像的委託創作為最大宗,旋律自然是製作人、電影人、戲劇和舞蹈人等最在意的事情。然而身為這個世紀的古典音樂作曲者,如何在橫向旋律與縱切的和聲取得平衡後,還能游刃有餘地把玩音樂織度、音響色澤等更通往藝術性(?),或至少更學術、精神、抽象、思想內化等複雜的層面,是我現階段在譜寫音樂會作品時最大的課題也是目標。

 

即便,在追求”原創”的精神下,譜寫旋律(特別是調性)時作曲家似乎得放棄些什麼以迴避來自學術方有關媚俗的責難,我認為好的旋律角色並不單純只在旋律本身,更多的是如何嵌入在絕佳的對位與和聲中,然後透過不同音色與織度運作出最好的效果。

 

不要想音樂,而去思考聲響。

 

《幻化魅景》是一首我咀嚼上述多種想法後的新調性作品,希望透過對旋律的感受與著墨,同時達到藝術性與共鳴,那也是對我而言,音樂存在的本質。

 

此作品受Cello4委託,並題獻給YH Chen。

 

雪的模樣

 

《雪的模樣》:鋼琴家黃楚涵於2015年10/16, 7:30pm在高雄市音樂館舉辦的鋼琴獨奏會《灰色燦爛》之現場錄音。

委託/演出:鋼琴家黃楚涵
創作時間:2015年8月

另個版本:

夜曲

 

黃乾育:《夜曲》

寫於2013年3月

晨曦

 

《晨曦》, 給鋼琴的小品,寫於2010年11月7日

純粹聲波

 

《純粹聲波》(2006 – 2007):

 

在台北這樣的一個大城市裏,匯集了各種不同的聲音,有喧鬧、歡唱、笑聲也有哭聲。我把這些聲音的表現抽象化同時藝術化,藉由弦樂四重奏這種再古典不過的編制,串聯那些環繞在都市裡熟悉到甚至讓人忘卻的聲音。如同前衛派作曲家Edgar Varèse曾說:「每個時代都有它獨特的聲音特質。」。然而,即便同個時代,不同地區、不同文化、不同的語言及學習過程,都可以孕育出不同的音樂。

 

這首作品在手法上或許不是最前衛的,它甚至包含了過往許多偉大作曲家曾探索過的記譜法和音樂語法,然而我從中揉捏出完全屬於我個人情感所能體會且表達的風格。創新的手法不會消逝,然而不曾放棄的是音樂應該回歸聽覺的本質。在這個理想下,我企圖放入新的和聲走向、有特色的旋律語彙、豐富的節奏表現並且更大力地延伸音樂的張力,同時顧及精煉純熟的技巧性和展現各別樂器的表現能力,終於完成了這部作品。

 

這首創作在聽覺上是一體的,卻可以用八個段落來分析,我在創作的時候除了刻意讓各種不同段落的情緒,適當且含蓄地表現在素材上、節奏上和和聲上,20世紀以來所講求讓音樂帶出視覺效果的特殊記譜法也被考慮進去了。在依序為:Chant (詠唱)、 Laugh (歡笑) 、 Whisper (低語) 、 Dialogue (對話)、 Silence? (靜?) 、 Chatter (喋喋不休) 、 Cry(哭喊)、Lament(悲嘆)等8個段落裡,不同的音樂織度、不同的素材出現在傳統記譜法和空間記譜法上,然而音樂本身卻是流暢不間斷且素材環環相扣的;好像整個都市雖然充斥著極度對比、大相逕庭的聲響卻可以共存不顯突兀。除了沿用過去作曲家所創新的各種演奏法,我在此作中也自己創造了像是Density Line、對提琴f形共鳴箱孔吹氣等奏法/記法。

 

在台北生活了五年,這首作品用以紀念這些年來所接觸的一切人、事、物,也算是個人現階段學習的一個里程碑。

黑色電影音樂

 

Film Noir Sound《黑色電影音樂》是2009年修電影音樂作曲課時, 教授Paul Chihara要求我們寫的, 請來UCLA Philharmonia幫我們視奏並且錄音。Film Noir是興盛於1940到1960西方電影界的一種電影風格, 其配樂也成功形成一種音樂類型。

 

(教授 / 總監:Paul Chihara; 指揮:Henry Shin; 中音薩克斯風:Ryan Weston)

沒有圖像的閃爍

 

《沒有圖像的閃爍》

 

此作品寫於2011年6月10日。當時覺得有點孤獨。

 

作品開頭重複的動機很自然地成為我的靈感, 稍後我決定把拉威爾的給死去公主的孔雀舞曲(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efunte)的旋律帶入, 不只是做一個片段式地結合, 更是在此旋律上做一個新的創作(詮釋)。一開始的重複動機象徵一種閃爍的形象, 然後稍後融入源自拉威爾的悲傷旋律, 期待以這種方式, 勾勒出一種不完美(殘缺)的美, 是我想要從此作品表達的。

 

《鄉》這首管絃樂作品承載著我對故鄉的情感。

 

我揉捏混和無調性和傳統調性的素材於這部作品中,考慮創作的意義和音樂應該為人群而生的想法,希望這首作品同時能兼顧藝術性也能擁抱群眾。

 

作品依樂曲結構和音樂的表情可以被分為四個段落。

 

第一個段落如說故事般的陳述這個城市在紛亂和貧苦中堅強的蘊生。以大量不諧和聲響和緊湊的節奏,表現城市的困頓和人心的不安。以連續重覆相同音高和動機在各聲部間的相互模仿,強勢地帶出音樂的張力。

 

在大片噪雜的音響之後,音樂注意力轉移到低沉的定音鼓和大鼓上,然後帶出輕柔的第二段落(70小節)。此部分以法國號的柔美酣淳卻莊嚴揭幕,展現屬於這個城市的繁華與美麗。同時間,零落卻不曾間斷的振音如回聲般在聲部間出現,如同那股不穩定的情緒仍然瀰漫於這座城市;然而,那些恐懼終究化成絃樂的歌唱,陽光溫暖的灑在這可愛的城市。

 

進入第三段落(101小節)前,振音再次傳來,彷彿另個危險又要來了!? 其實這是城市裡特有的瞬息萬變和旺盛生命力的表現。快速音群大量的出現並在聲部間追逐,極富特色的節奏賦予這個段落放蕩不羈的氣息。

 

夜來了(第四段落, 140小節),整個城市好像靜悄悄了!?

史坦威和貝森朵芙的對話

 

黃乾育:《史坦威和貝森朵芙的對話》